新闻是有分量的

专家锐观点:困境中的山西企业应该做什么

2018-10-19 21:03栏目:锐观点
TAG: 锐观点

  新华网6月26日电(要俊德)2014年,在全国30个省份的GDP成绩单中,山西GDP总值为1.27万亿元,同比增长4.9%,增速全国垫底。山西省统计局近期数据也显示,一季度,山西省固定资产投资完成860.4亿元,同比增长8.3%,增速比1—2月回升0.2个百分点,但持续回升的基础仍然比较脆弱。

 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,去年以来,山西的经济仍处于艰难爬坡阶段,而面临的问题主要集中在资金面上。困境中,山西企业和企业家应该做什么、怎么做?就这些问题新华网记者采访了省内一位资深金融专家,以下就是他针对上述问题给出的答案。

  “你们企业当前面临的困难和问题,我们都知道,但金融专家一直以来给企业的建议,企业又听进去了多少呢?”在近期的一次调研活动中,一名国有煤炭企业负责人在讲述企业面临的困难时,现场一位专家如是说。

  山西省煤炭产业占据了全省经济总量的一半以上,这是山西经济的现实特点,“一煤独大”是外界对山西经济的一种习惯看法,这也使大家的注意力过多的集中在了能源和煤炭上,社会上各方面的资源也向这里倾斜。

  专家指出,这种现象也引发了一些问题,随着时代和经济生活的多样化发展,能源和煤炭已经不能完全代表新一代晋商和晋企。但山西省内大量具有新兴优势和潜力的中小企业,却得不到社会更多的关注,也忽略了这部分企业发展所需的各种资源的配置。

  近日,记者在晋中市一些民营企业采访中听到最多的问题就是“资金”。在晋中一家从事肉羊养殖及羊肉深加工经营的新型生态农业企业里,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,“目前企业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短缺,虽然企业有好的产品,但受资金的限制我们好多想法得不到实施,企业做大做强只能停留在规划上。”在交谈的过程当中,该负责人还在不断接听手机,而这些电话不是客户就是银行,全都跟资金有关。

  在当前整体经济下行的情况下,曾经辉煌的“煤老大”和新兴经济的“小兄弟”都遇到了资金缺乏这个共性的问题,这也反映出山西当前经济生活中,各类企业面对的一个最核心问题就是资金,或者说就是融资渠道和融资代价。

  据山西省财政厅消息,为确保企业正常运转,帮助企业及时续贷,缓解资金紧张压力,降低银行不良贷款,山西省财政厅向大同、运城等10个市拨付企业资金链应急周转保障资金3亿元。

  目前,山西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资金短缺,失去资金的支持企业在科技创新、金融创新等方面就存在后劲不足的情况,解决问题的“线头”在哪里?

  “解决这类问题的 线头 就是改革,目前这种困境之下也正是深化改革的最佳时机。”专家认为,有些企业,特别是一些资源型企业,过去市场好时来钱快,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,那个时候他们不想搞创新,如今市场不好了,没钱了,企业的生存和发展遇到了困难,他们又没能力来搞创新,这样的死胡同不能再走下去了。

  他表示,山西的企业应该在融资上增加股权融资,引进股权投资,改变企业的融资结构。特别是中小企业,包括一些负债率不高的企业要对股权结构进行调整,引进新的股东。当前,如果企业要大量依赖负债融资来发展,基本是不可持续的。

  “改革就是要利用外部各种资源与山西的企业进行取长补短,激发企业的创新能力和发展活力,这样才能使企业走出发展的浅水区。”专家表示,通过深化改革、扩大开放,真正让企业和企业的经营者们打开思路,勇于进行各种金融尝试,这样才可以盘活企业资产,减轻企业负债,使企业轻装上阵,进行开放式开发,对外进行大整合、大合作,找出企业发展的新路子。

  “我们有些企业在目前这种形势下仍然缺乏学习和思考,在种种借口下无所作为,这样对企业和社会都是极不负责的。”这位专家指出。

  在他看来,“不改革,也许三年之后,这些企业面临的局面就会更加困难,还可能再次出现 冰棍现象 。我们的企业、行业、产业或是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上,必须有对未来将要面对情况的准确预判,这就要求我们的企业多学习多思考,切实提高自身面对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。”

  这位专家认为,山西当前的经济困难一方面是产业过剩或经济下行造成的,但这不是全部。其中有个被大家忽略的原因,就是我们的企业和企业家们,在思想上行动上还不深化、不改革、不开放造成的,党中央确定的“深化改革、扩大开放”的方针,就是有针对性解决这一问题的“利器”。

  “改革有风险,不改革的理由会有很多,但不改革企业只有死路一条。”他说,山西经济走出困境,根本出路还是“解放思想,深化开放,扩大开放”,在这个进程中,山西的国有企业,特别是国有煤炭企业、能源企业的责任更为重大,这些企业要本着对山西历史、山西人民负责的态度,高度重视推进相关企业改革和发展。

  如何解决企业融资难,如何拓宽融资渠道,解决企业发展资金等问题,我们也从有关部门那里听到了他们的声音。

  山西证监局局长孙才仁近期在省内多地调研时指出,今年中国的经济形势是改革开以来最严峻的一年,政府要在目前这样特殊时期有特殊之策、给特殊之力,要敢于出手,出手要狠,出手要准。特别是市县两级政府,要下大力气刻不容缓的抓信用和金融生态建设。

  孙才仁建议,各级政府要有专门的力量、专门的领导,围绕企业融资难、信用风险频发的问题,把如何协调解决企业融资难和发展这项工作,作为当前一个时期政府抓经济建设的第一抓手和第一目标。同时,政府还要把精力用在强化信用建设方面,信用建设绝不是虚话,现在很多企业拿不到钱,就是因为缺乏信用保证,过去把信用建设作为目标提出来的,但现在是抓手、措施。

  针对目前企业融资贵的问题,孙才仁表示,政府应该把以前的补贴改成购买,就是买金融服务的成本,就是把价格里属于担保、评估、服务收费的这些成本买下来,这跟以前银行贴息是一个道理。目前,社会融资成本,投资者愿意接受的投资回报是13%-15%左右,加上担保、评估、中介等费用等下来企业成本19%-20%左右,企业当然支撑不了。政府可以购买5%-6%,政府掏出了利息成本中一部分之后,胜过政府融资给企业,政府相当于花了小钱办大事。

  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近日在深入省内煤炭等相关企业调研时指出,要强化现代金融理念,通过股权融资、引进风投等方式,推动资本运作,解决融资难题,调整债务结构,降低企业成本。改革不仅是发展问题,更是生存问题,必须通过市场倒逼改革,寻找新的出路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