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是有分量的

部分民企资金链告急:高杠杆撬动下的大扩张失

2018-10-19 21:03栏目:投资
TAG: 资金链

  “去年下半年开始的去杠杆,市场资金抽紧,导致企业发行债券融资难,融资成本高,消耗了大量的自有资金,出现了严重的流动性困难。”今年5月初,位列全国500强的盾安集团自称各项有息负债超过450亿元,恳请浙江省政府出手救援。

  盾安集团并非个案。今年以来,民营企业频频爆出债券违约事件,同时,大股东股权质押爆仓、一块钱转让控股权、卖身国有企业的事件接二连三。

  部分民营企业的资金链何以告急?是否像盾安集团在其向浙江省政府的紧急报告中所言,都是去杠杆惹的祸?

  中金公司固定收益部9月发布的研报称,与以往几轮信用违约爆发不同,2018年这轮信用违约与经济和行业景气度下行关系不大,主要由于“金融去杠杆”背景下的信用收缩引发。

  同时,中金固收认为,本轮违约中民企较多,除了融资渠道受限外,很大程度上暴露出民企普遍存在的公司治理和内控偏弱的问题。部分案例中还存在大股东或管理层掏空公司,侵蚀小股东和债权人利益的情况。过去几年宽信用环境下,盲目扩张加杠杆的企业,是本轮信用风险爆发的“重灾区”。

  曾经喊出营收一万亿目标的凯迪生态(*ST凯迪,000939.SZ)可谓其中的典型。2009年,凯迪生态一口气收购9家电厂,自此走上扩张之路,2014年一股脑收了154个项目,让人瞠目结舌。

  与大手笔的“买买买”如影随形的是,凯迪生态成长为财技高手。股权质押、资产证券化、定向增发、发行可转债、银行贷款,几乎凡是能够想到的融资手段全用上,结果就是其债务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。

  2017年,凯迪生态这辆高杠杆战车戛然而止,公司2017年年报显示,公司2017年实现营收54.56亿元,亏损达23.80亿元。截至目前,凯迪生态负债278亿元,其中2018年到期的债务约150亿元,背负的债务成为公司2017年年度亏损以及2018年债务危机爆发的根本原因。凯迪生态还承认,此前的收购中,存在大量效益低下或者资源属性远大于经营属性的资产。

  一家零售公司的副总经理称,前些年,来钱容易,银行追着放款,定增、发债,还有其他渠道都能来钱,投资确实有些盲目,“投的项目很多都不赚钱”。

  另有一家环保公司高管坦言,过去几年,环保企业争抢PPP项目,大量依赖融资,企业自身资金不足的时候,常常是拆东墙补西墙。今年,PPP政策忽然收紧,举债的项目被冰冻或者被提前终止,企业顿时陷入困境,甚至资金链断裂。

  此外,从已“爆雷”的多家公司来看,多数公司存在短债长投的问题,如盾安集团就是如此。

  除了企业自身过度加杠杆导致资金链风险外,民企融资难、融资贵难题也迫使民企承受更大的压力。

  一家环保上市公司高管表示,“银行向民营企业贷款时,一是贷款周期短,民营企业的贷款期限往往仅为一年,而贷款的审查周期则通常长达2~3个月。二是贷款金额较小,解决不了民营企业的资金需求。三是银行要求高,银行对民营企业贷款的抵押物要求较高,很多轻资产的民营企业基本拿不到贷款。四是贷款利率较高。加上担保费、评估费、登记费、审计费,还有个别银行的‘财务顾问费’,目前民企的融资成本一般是基准利率的两倍以上,比国企的贷款利率往往要高出两个百分点甚至更多。”

  按原银监会的定义,这是指未在银行间市场及证券交易所市场交易的债权性资产,包括但不限于信贷资产、信托贷款、委托债权、承兑汇票、信用证、应收账款、各类受(收)益权、带回购条款的股权性融资等。

  今年4月,《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》,即“资管新规”出台,银行等金融机构一度暂停“非标”业务,此后大幅压缩“非标”类融资。

  招商证券固收团队根据26家上市银行半年报数据研究显示,上半年“非标”规模下降约12%。26家上市银行表内“非标”规模约6.6万亿元,较2017年末的7.5万亿元减少超过9000亿元。2017年全年“非标”减少1.8万亿元,降幅19.5%。表内“非标”占总资产比重从2017年末5.1%进一步下降至4.3%。

  “大公司好歹还能拿到银行的钱,我们根本没戏。”一家经营粮食加工的中小型企业老板感慨,“房子、车子全部抵押了。”其贷款利息高达月息3分甚至5分,也就是年利率36%或60%。

  粤北中小企业协会会长蔡仲光也反映说,今年开始,企业的融资成本激增,企业贷款本来是基准利率上浮10%,现在也上浮到30%以上。“银行可以把压力转移到企业,但企业可以把压力转移到哪里呢?”

  上述环保上市公司高管还称,中小企业贷款到期时往往需要过桥倒贷,就是需要重新办理贷款,这使得很多企业必须四处借钱倒贷,进一步提高了企业的融资成本,很多时候直接导致企业陷入困境甚至破产的境地。

  相对于民企,国企的融资环境则是另一番风景。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今年7月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,这几年国企融资大幅改善,而民企融资在持续恶化。从融资规模来看,过去3年国有企业平均融资规模迅速上升,从2015年的7.15亿元上升到2017年的22.54亿元,民营企业从5.99亿元下降到4.6亿元。而从融资成本来看,国有企业通过银行贷款、债券融资、股权融资和其他融资方式的融资成本都低于民营企业。

  吊诡的是,海通证券研报称,“从资产负债率来看,国有企业开始降杠杆,目前国有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已经从去年末的60.4%降至59.6%;而民营企业的资产负债率从去年末的51.6%激增至55.8%,目前由于信用收缩反而被迫在加杠杆。”

  面对当前的问题,7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,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,把握好力度和节奏,协调好各项政策出台时机。要通过机制创新,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意愿。

  据了解,日前,湖南省推进中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,企业以自己的应收账款为担保,向银行申请贷款,银行的贷款额一般为应收账款面值的50%至90%,可以解企业一时之困。1/2

  版权声明:本网注明来源:E20环境平台、来源:中国水网、中国水网讯等字样的文字、图片内容,版权均属中国水网所有,如若转载,请注明来源。同时本网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。

  2016年12月25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《环境保护税法》,并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。这是我国...